博猫代理人生像一场梦,有过美梦,最终却是噩梦

博猫代理人生像一场梦,有过美梦,最终却是噩梦
蓝洁瑛去世了,在2018年的11月3号。
或许你并不记得她是谁,但经常看TVB的同学一定对这个名字并不怎么陌生。
她是《月光宝盒》里曾和周星驰搭档,扮演春十三娘和蜘蛛精的俏妖精;
她是《大时代》里美丽可人,智慧双全的玲姐;
她还是《宝芝林》里面和刘德华演对手戏的欧阳菁菁。
如果你不曾看过她演的电视剧,你就不知道曾经的她到底有多美。
垂目,她可以是温软可人的小家碧玉;
抬首,她可以是光鲜亮丽的都市丽人;
她微微一笑,是入骨入血的玲珑女儿心;
她双眉一蹙,就是如假包换的侠义剑客。
但就是那样美丽动人的一双眼,在经历了尘世的洗刷和苦难之后,带着无限的倦意和悔恨离开了我们,还带着她还未完成的心愿:
我想拍一个中国式的《飞跃疯人院》,
然后告诉大家,
我不是疯子,
真的不是。
但是,她没有时间去拍《飞跃疯人院》了,也没有时间去告诉喜爱她的观众她不是疯子了,更没有机会体验生活的美好了。
提前约定和粉丝在11月6号在赤柱广场上吃意大利面的想法也在突如其来的意外中打了水漂。
以后,再也没有人陪她去看海了。
她从孤独中来,在璀璨的星光中见证这一场恍惚的人生梦境,然后,在刀剑的舆论中沉默,转身,最后回归孤独,不留一丝尘土。
纵观她的一生,后来的人总是发出阵阵唏嘘,一切的负面新闻都发生在她活着的时候,而正面的报道在她死后也寥寥无几。
即使是在她刚刚撒手给予她折磨和打击的世界后,香港的星光云也仍然利用他的死极力渲染她身后的肮脏。
他们咬着牙挣大了双眼,在文章的标题中说“蓝洁瑛暴毙在家中”。然后舔舐了一口嘴边的鲜血攘攘道“她死后的房间,有着浓烈的异味和噪音”。
仿佛她生来就应该带着原罪,活着就应该遭人践踏,就连死,也都必须按照那些可憎的大众心里想的那样,不清不白,裹着肮脏。
我们不知道身在天堂的她是不是还会回过头来看看那篇报道,然后发出一声诘难,你们怎么可以这样说。
但可以肯定的是,她这一生,遭遇的媒体乃是世界上最恶毒,最肮脏,最险峻,最无耻的媒体。
当她被生活折磨的一头青丝变白发,安稳地坐在地铁上如常人一样时,港媒说,她像个无常,好死不死的怨妇一般招人嫌弃;
当她退出娱乐圈,穿着普通人的衣服在便利店外享受阳光时,港媒说,蓝洁瑛晚景凄凉,像个乞丐;
当她随手叼支烟,在大街上背着包裹行走时,港媒说,50岁的她,哪有靓绝五台山的样子;
就连普通的吃饭,也都由狗仔随时伺候,成功的把她塑造成“精神病的模样”。
后来,如媒体所愿,她真的,越来越癫了。
1998年,蓝洁瑛车祸受伤,被送到医院接受治疗,那时候人们就发现她精神失常,语无伦次,乱拆纱布。
1999年,她第一次在家里吞药,想结束掉自己的生命,对外还嚷道,“家里有鬼啊”。
2000年,她在温哥华机场大吵大闹,最后,被送到精神科治疗。
2007年,她对外宣布破产,靠着政府的救济金度日,除去房租3000元,一个月吃穿用度,仅仅就剩下700元。
没有人在意她经历了什么,真的没有。
她从小就生在一个穷苦的家庭,在并不幸福的童年,她有两个父亲。
一个是亲生父亲,无能懦弱,重男轻女,对她从来不闻不问。
另一个是她的继父,嗜赌如命,酗酒残暴,但凡沾上酒,回来就对她施以拳脚, 劈头痛骂。
就这样,在尽是辱骂和殴打中,她逐渐长大,并且因为倾城的美貌和精湛的演技开始火遍了大江南北。
1983年,她谈了人生中的第一场恋爱。
那名男子,姓邓,是一名乡绅式的人物,她和他热恋了三年,用如胶似漆形容那时的岁月并不为过。
但上天要夺走人幸福的时候,就即刻地夺走,并不有一丝一毫的停留。
三年后,突然热恋的男友突然开煤气自杀,临走前,没有说一句话,没有留下任何遗言,哪怕一句给她。
她倍受打击,很长一段时间都走不出来爱情的阴影。
后来,同在TVB发展的男星钟保罗爱上了她,并且开始和她谈起了恋爱,这场绽放在伤痛之后的爱情一度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
但也只是仅仅。
保罗和继父一样,嗜赌如命,蓝洁瑛和他在一起的日子没有一天是安宁的,
时不时会有人跑过来追债。
于是,在1989年,保罗最终选择了坠楼自杀。
后来,她还交往过一个外籍男朋友,此时的她,已经患上了轻微的抑郁症。
两个人吵架,一吵就是一个晚上。
最后,这位男友不辞而别,消失在茫茫的人海里。
当时间来到1995年和1997年,父母相继辞世,她又陷入了深深的自责和愧疚之中:
“如果我以前经常能陪在他们身边就好了。”她一个人的时候,常常这样说。
但上天的打击对这个女人仿佛尤其沉重,越美丽的东西就越是要经受世人的摧残。
在2013年流传的一段视频中,她在接受采访时说,自己被性侵了,不止一次:
一位已经过世,另一位则是她在新加坡探班时,以醉酒为由潜入她房间的施暴者。
而碍于对方的地位,她选择了沉默,在事发的第二天,偷偷的去了当地医生那里服下了避孕药。
她抹去了身体上留下的惨痛痕迹,却抹不掉心灵遭受的巨大创伤。
从此,便彻底的萎靡不振了。
2013年,她移居到一个有着欧陆风情的特色小镇。
居民在广场上经常可以碰见她,她带着一瓶饮料,坐在广场上的的椅子上抽烟,一坐就是几个小时,
没有人知道她在想什么,只知道她看着人来人往,安静地坐着一言不发。
有时候,她会看看远方的大海,然后又继续抽烟;
有时候,她会掐掉手中的烟头,和孩子们一起开心的笑;
甚至在广场转圈的时候,她还会用手摸一摸街边的流浪狗,和他们打趣交流。
但这仅有的片刻欢愉,也时时刻刻遭受着被裹挟的危险。
68岁的退休律师曾经表示,自愿负担起她的饮食和及医疗费用,甚至会举办一场捐赠仪式。
她也诚然接受,并且一如既往的单纯以为对方只是好意。
但后来,她才逐渐感到对方别有所图,并最终导致这段关系不了了之。
而这位腰缠万贯的热心老头,在几年前曾经被媒体目击在公园和一名二十岁嫩模缠绵。
在生命的最后几年,陪在她身边的还有歌手杨曼丽。
这位号称自己是蓝洁瑛好朋友的多年熟人,上一秒可能还和她在大海边穿着泳装游泳嬉戏,
下一秒,就跑到对面的报社爆出蓝洁瑛疯了,蓝洁瑛性侵,蓝洁瑛下降头之类的鬼话,然后数了数手里的钞票,冠冕堂皇离她而去。
可能到她去世都不知道,陪在他身边的,自以为是最亲密的朋友,却在生生地榨取自己身上仅有的一点价值。
还有一度让人感到慰藉的刘德华捐款10万,不慎被她自己弄丢的新闻,也是假的。
刘德华从来没有给过她1分钱,1分也没有。
在生命的最后,陪在她身边的只是寥寥三五粉丝。
他们募集款项,资助她的生活,
有时候也会来到香港这块弹丸之地,陪蓝洁瑛一起去逛赤柱广场,一起去喝红酒,吃意大利面,然后听着海水起起伏伏,涨涨落落。
在粉丝的记忆中,她有着天真可爱的一面,还怀揣着一颗少女心,喜欢狗,喜欢逗小孩,也喜欢厨艺,能把生活打理得很好。
如果不出这次意外,他们本来还想约在11月6号,一起坐在风平浪静的海边吃着意大利面,喝着红酒……
但命运的安排却往往令已经定好的计划不能如期举行,再也没有哪个人能和她一起看海,陪着她一起说说笑笑开心聊天了……
她的人生像一场梦,有过美梦,但大多时间充斥的却是噩梦。
生下来,被父母漠视,动辄拳打脚踢,受尽屈辱。
红了之后,找寻感情寄托,却遭遇男友自杀。
后来,又被两位施暴者性侵,咬牙沉默,苦吞恶果。
再后来,媒体渲染,大肆说她是个疯子。
即使到了晚年,也有人打着资助的名号企图行不轨之事,身边看似忠诚的朋友却依然在做着榨取的肮脏手段。
哪怕是离世,也要被媒体恶意诽谤,不得好死。
《安魂曲》里面有一句话说”我这一生,就是站在长长的队伍里领一把小糖,队伍很长,我没领到。“
可怜的是,曾经靓绝五台山的她,不仅没有领到,而且还遭受着周围的歧视,谩骂,殴打和蹂躏。
她太苦了。
或许死亡是一种解脱,能使她忘记这人间的苦涩,安安静静的走向自己所希翼的世界。
但愿天堂有人听她诉说,有人陪她看海,有人陪她吃着甜蜜的糖,然后开心的笑。
并且再也不要被人嫌弃。
再也不要。

标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