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猫就是那个普普通通的里脊

博猫就是那个普普通通的里脊

写给没有锦鲤附体的你们
一个很平常的下午,我在办公室对着手头的工作焦头烂额。
这是我实习的第三个月,对于即将到来的毕业,依旧迷茫。
空气变得燥热是从微信聊天窗口的抖动开始的。
“阅读量破千万,赞赏达到上限(10w),这篇锦鲤文章也太吓人了!”
编辑部的工作群在讨论这两天在朋友圈刷屏的《在这个从小到大躺赢的女人面前,杨超越真的不算锦鲤……》
不得不说,这篇推文的数据实在是太好看了,以至于,我都不敢说飞象纪每一篇推文的诞生有多难。
对于这篇惊动了人民日报的锦鲤文章,我想不到该说点什么。
只是有个很普通的故事,想要分享给大家。
故事的主人公是正在读大学的女孩里脊。
我找到她说想写写她的故事的时候,她正准备去练舞。
和大多数女孩一样,
里脊很小的时候,就很羡慕在台上跳舞的女生。
“尤其是跳芭蕾舞的,我小时候真的觉得她们就像公主一样优雅。”
世界的奇幻之处就在于,
有的人一出生就住在城堡,有的人连公主梦都是奢侈的拥有。
有的孩子早早穿上了心仪的舞服,
而那时候的里脊还不知道兴趣班这种东西的存在。
“父母也没有那种意识吧。”
里脊一直不知道,该怎么描述跟父母的关系。
总之大学三年以来,跟妈妈通过的电话屈指可数,跟爸爸每次聊天最多十分钟。
爸妈是在里脊小学毕业的时候回家的,在此之前,爸妈外出打工,里脊就一直跟着奶奶。
而爸妈回家的原因,也是因为弟弟。
家人都更偏爱弟弟,这件事,大家心知肚明。
“肯定会有很委屈的时候啊,但是都没关系的,对吧?”在交谈的过程中,里脊总是说“没关系的”“都过去了”。
但是里脊又会跟我补充,“当初爷爷对我说了一句,女孩就是没用,真是太受伤了。”
真是太受伤了。
如蔡康永所说:那不是原谅,是算了。
我问里脊,爸妈回到身边之后,有没有什么改变,里脊想了想,“大概就是穿得干净了一点,吃得好一点吧,哈哈,没什么了。”
不再是留守儿童之后,爸妈的形象变得真切而清晰起来,爸爸是沉默寡言的爸爸,妈妈是聒噪爱吵的妈妈。
一次,脾气不好的里脊妈又跟人吵起来了,就在村里,吵得很凶,很多人拉架,也有很多人看热闹。
小里脊就站在旁边,就和以往的很多次一样。
“但这一次对影响挺大,我去找我朋友玩,明明昨天还特别热情,今天,她家人就说,我家孩子睡觉了,你别来打扰她。
我那个时候小,但是也明白因为我妈吵架,脾气差,所以就不想让她家孩子和我玩。”
即使到了今天,里脊还是觉得,小学是她过得最开心的时候,即使爸妈不在身边。
“什么都不懂的日子真好啊。”
朋友们会常开玩笑说她傻,里脊自己倒觉得这是好事。
“不会像有的孩子那样因为小时候一些比较阴郁的事影响以后的人生观吧。虽然当时难过,但不会埋怨别人,然后起坏心思。”
这样的里脊温柔大方得很,可恰恰是那些看起来并不开心的事构成了她现在的性格。
相比于“锦鲤女孩们”,里脊真的很不幸。
高考离一本线差了五分。
在考场上的里脊,不知道爷爷正在医院抢救,也不知道考完之后爸爸会从工地上摔下来。
所有人都瞒着里脊爷爷的病情,但里脊还是考砸了,只能看着平时排名一直比自己低的同学去了挺好的一本。
“不是运气,是我高三状态确实不好。”
抑郁是从高二开始的,彼时的里脊是个积极上进的好学生,上课抢着举手发言,人机灵,却也直得很,不懂得察言观色,看人说话。
“当时有人就很看不惯我。”某次早跑站队,里脊站在那里,突然被后面的女生拎了出来,“谁让你站在我面前的?”周围全是同学,里脊被问傻了。
“我就杵在那里,不知道怎么回答。”
人际关系的失败让里脊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都一直否定着自己。
在那之后,里脊似乎懂了一句话:“枪打出头鸟。”
里脊开始觉得,原来太积极的那个人,是不会被喜欢的,从那以后,里脊就把自己藏到了一个小小世界里,不再积极。
直到现在,里脊还是无法和以前那样落落大方地表达自己。
怕了。
糟糕的事,是一件接着一件的。
高三暑假,里脊爸爸在工地上摔了。
“我当时脑子一懵,压根不敢想,我爸要是好不了了,我以后该怎么办。”
里脊爸爸在医院昏迷的那一晚,里脊以为生活再也不会好了。
“还好后来我爸挺过来了,只是加上爷爷的病,家里积蓄都花光了。”
家里发生意外,对一个女孩子的影响是什么呢?
被人喜欢和追求,第一反应是“害怕”。
“我的心里生出一层刺来,觉得自己不配谈恋爱。”
“因为弱势,反而偏要将自己身上生出一层角质来抵御想象中的‘欺负’与‘歧视’,把别人撞得头破血流。”
这是里脊偶然看到的一句话,忽然明白了那个时候的自己原来是这个样子。
即便里脊家里花了很多钱,四处奔波,还是未能治好爷爷的病。
那句“女孩子没用”的话在生死面前一下子轻飘飘了起来。
里脊知道爷爷一直是疼自己的,她从来没怪过他。
爷爷患病的时候,日渐消瘦,可里脊却清楚地感受到了疾病在他身上堆积的重量。
无能为力。
里脊爷爷去世那天,里脊很难过。
但是她明白了该走的总会走,留下的人要更好好生活。
当一种状况低到谷底时,不能再低了,它会慢慢有起色的。
这样的想法更容易收获满足。
“以前我总爱把这些糟糕的情况都归结于运气,现在倒觉得,事在人为。”
就好像,练舞的时候,里脊是班里基础最差的一个,却是最有韧劲的那个。
药在时间里。
里脊慢慢从高中那段并不友好的人际关系中走了出来,从很糟糕的家庭状况中走了出来。
有一次,里脊的同学随口夸了她一句:“你真是一个宝藏女孩。”
里脊心里暖了整整一天。
就像里脊羡慕别人出生优越,又各种荣誉傍身,但别人却羡慕她一步一个脚印,在做着自己喜欢的事。
“我一直在打磨我自己的星星。只不过打磨过程中落下的碎屑,无意中成了别人眼中的星星。真是美丽的意外。”
里脊说她很喜欢这段话,但是又觉得自己还没有这么光彩夺目。
可我觉得,足够了。
一生开挂的永远是极少数,这世界上,大部分的人都是在为普通生活而努力着。
我们都是那个普通的某某某。
最后,
一开始我问里脊,你愿意分享出来吗?
里脊说没问题,又不是杀人放火。
可当我把推文放到她面前时,她胆怯了。
里脊最后想和大家分享一句话:“我不是那个独一无二的锦鲤女孩,我就是那个普普通通的里脊。”

标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