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嘿,博猫平台 可以分我一半棒棒冰吗?”

“嘿,博猫平台 可以分我一半棒棒冰吗?”
最近编辑群里有人发了一张在微博上看到的照片,里面四五岁的娃娃们站在“致我们逝去的青春”横幅前,整齐划一地摆着pose。
这么小就逝去青春……看到这里,大家纷纷表示已经老了。
沉默了几秒钟,有人开始谈起童年有哪些记忆深刻的事。群里炸了。
手掌大小的卡片放倒地上和伙伴们互摔、干吃面每次都选小浣熊因为里面有刮刮奖······
麻袋绕着麻绳自己做秋千、跨过“千山万水”给隔着几排的男孩送情书······
拿着零钱宠幸脱肥、打狗棒、臭干子和又细又硬的酱肉丝。如果一包七个小矮人出现第八个,能让人开心整整一天。
泡在水里的海绵宝宝越长越大,书桌里养的宠物小鸡叽叽喳喳。
把手藏在桌底编织送给男孩的花绳,老师抓到别人没抓到自己、心里狂喜。
那时没有旅行青蛙、没有小猪佩奇,吃完午饭走到五毛钱刮奖的校门口,抱个板凳就可以刮一下午。
尽管简单,但充满各种各样的乐趣。
@Wing
小时候一周的早餐钱,周一到周五每天4包魔法士,周六日的就跟哥哥用早餐钱买够一天的零食,然后坐在家里打一整天的小霸王。
那时候的超级马里奥,拳王,冰火人,坦克大战,还有好多好多叫不出名字的游戏。
说实话,比现在的电脑游戏好玩多了。
坐在电视前,辣条配冰棍当早餐,中午吃香菇肥牛,咪咪,上好佳……
下午,一锅清水,加个鸡蛋,加一堆糖,好一锅鸡蛋糖水。
等到五点多的时候,听到楼下妈妈的摩托车声,就以光速把所有卡带和手柄收好,把风扇开到最大对着电视吹,所有东西恢复原位。
等到我妈开门的那一刻,连电视都是掐着时间点把热散掉的。
小时候真觉得自己应该去当个特工什么的,反应巨快~
@三少爷
顶着大鼻涕的我,喜欢偷偷把方便面调味包(粉包)倒在手心上舔。
有一次,趁着我妈没在家,翘着二郎腿,坐在门前台阶上潇洒的舔着,
结果迎面吹来一阵风,调味料“刷”地一下钻进我眼睛里去了!
唉呀妈呀,给我辣得哇哇直哭,那酸爽,至今销魂。
后来,身边哥们儿流行玩弹弓,我捣腾着造一把专属的牛掰弹弓。
傻不拉叽弄了半天,发现还差一块包裹弹丸的弹兜,突然脑瓜子开窍,瞄上了老爸的新皮鞋,三下五除二的把皮鞋给剪了。
那个皮料做的弹兜,简直帅气极了。
呜呼哀哉,老爸发现了他被肢解的皮鞋,把我拎过去就是一顿胖揍,呜呜呜。
没过多久,我喜欢上了班上一特漂亮的妹纸(三年级),期中考试老师让我发试卷,我突发奇想来了一波骚操作。
那时自诩情书小王子的我,在她的卷子上用铅笔歪歪扭扭的写了“落花有意,流水无情”八个字。
不知道是哪个王八羔子认出了我的字,拿着她的试卷在教室里疯狂起哄。
哎呦,当时给我老脸那个红的哟~初恋,就这么蔫儿了。
@儒椋
还记得小学的时候,班里特别流行将用完的中性笔笔芯弄干净,加上一支圆珠笔笔芯,再来一些卫生纸,就做成了一个“小型武器”。
班里一到下课就会响起卫生纸经过压缩弹出去爆炸般的声音,可惜的是,我一直没有成功。
就在某一天,数学老师抢了我们的体育课。
气愤+百无聊赖之余,我把手悄咪咪地伸进了我的桌肚里,拿起了我的“小武器”开始摆弄。
突然只听“嘭”的一声,老师一下子安静了。
我的“子弹”飞了出去。说时迟那时快,已经打到了黑板上。
老师问:“谁干的”,我默默站了起来。谢天谢地老师没有责罚我。
我不敢抱怨,认认真真听完了有趣的数学课。
那也是我玩那个游戏的第一次成功。
再悄悄告诉你,后来听我的小伙伴说,那天老师有一撮头发是站着的,我把ta打趴下去了。(危险动作请勿模仿!)
@星泠
家住的厂区离山很近,小朋友们几乎都住在一起。春夏周末时候就一起去山上玩,捉小蝌蚪螃蟹,摘花什么的。
男女生一路上叽叽喳喳,各种话题的聊,渴了就买瓶水,再买个冰棒吃就完美了。
一整个下午时间,一身汗一身灰,但是觉得无比开心。
和我小学时候最好的朋友,从借铅笔芯开始的友谊,一起追S.H.E,一起玩泥巴过家家,一起满厂区溜达,被欺负了一起追着男生打,有好吃的一起吃……
平生第一次做饭,内心特别激动,搞了半天,炒鸡蛋没放油,也没放盐。糊了,又怕被老妈发现。
为了毁尸灭迹,两个人含着眼泪吃完了,特别逗。
那时还很喜欢看电视,湖南台的各种武侠电视剧、少儿频道、中央七台。
小鹿姐姐的动画片、什么哪吒传奇、小鲤鱼历险记、中华小子、围棋少年,我都特别忠实地追完了。
@哈密瓜的包子脸
一下课就找自己前后左右的女生一起玩跳皮筋,下课铃声一打就冲出教室在走廊占位置去玩。
哪一组在打上课铃声的时候没有跳完就记住自己组跳到哪一步了,下节课间继续。
“我们当男女朋友吧,”“想当男生还是女生呀,”
“要不你当女生我当男生吧,我今天下午去买情侣文具盒、铅笔、还有本子和挂件”
“好呀,那我要粉红色的,给我就全部买粉红色的吧~”
“男生好像都喜欢用蓝色的,要不你就买蓝色,粉色和蓝色还挺配的”
“我们玩过家家吧,你是爸爸我是妈妈,我们的孩子就是这个洋娃娃吧【微笑】”
“爸爸,我们今天去给我们的孩子买点衣服吧,我感觉她好像没有好看的衣服了”
“好的妈妈,我先去做饭,然后我们一起吃完饭就带着她去吧~”
其实我们都是女生,假扮情侣和父母是我们当时觉得特别好玩和很洋气的一种游戏,有一颗迫切想长大的心。
每周五下午都在鱼肉夹馍和武大郎馅饼之间来回纠结,每次去武大郎家的时候都要和那个帅帅的小哥哥说
“哥哥,给我多放点肉肉哦,还要多放酱,要不然没有味道。不要辣椒,一点点都不要哦,我不能吃辣椒”。
当时是真的可爱,应该直接取名叫做小可爱!
小时候很皮,男孩子坐在楼梯扶手上顺着楼梯滑,女孩子把桌子板卸了、坐在上面滑,什么都没有就往地上泼水,管它热水凉水,只要结冰就能滑。
安静的话撕张纸和小伙伴玩“东南西北”,或者找个思想清奇的人玩“你吃我吃”。
说实话,那么皮的我们也有惨痛的经历,比如滑扶手撞了一头包,比如玩“你吃我吃”让自己吃到屎。
不过小时候最大的特点就是:无论何时,都单纯得像个山炮。
上节课还因为对方耍无赖哭的稀里哗啦,下节课会什么像都没发生一样一下课便围成一圈。
无奈时光会走,风景会变,但记忆永存,还有飞象纪陪着你。

标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